当前位置:主页 > 留言咨询 >

广东老人翻出一张天价借条连本带利需偿还3万亿最后还了多少

发布时间:2022-05-11   浏览次数:

  2009年底的一天,广东江门一位老人在祖屋中找到了一张尘封几十年之久的借条,上面写着:抗日游击队向他家借了白米60斤。

  后来,老人在修葺祖屋时,又意外发现了一张游击队打的借条,这次借的金额比较大,共借了“大洋五千元、金条八支”。

  同样地,老人再次将这份欠条拿到当地民政局,但这一次,民政局并未进行偿还!

  这天,梁诗伟为了证明自己的家人曾参加过抗战,于是就和本地一个民间文史研究爱好者在自己祖屋中找到了一张:“游击队借梁家白米60斤”的借条。

  “今借到大井头村鸿文三姐白米陆拾斤,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政府按每年一倍偿还,如此类推。立据人:新鹤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中队李兆培,民国三十三年十月十三日。”

  在找到这张借条后,梁诗伟便立即向当地政府做了报告,并表示希望政府能够给予兑现!

  直到2010年12月底,当地民政局才给出了具体的处理意见,即:一次性奖励人民币2万元,以表示‘鸿文三姐’对抗战事业的支持,这笔钱由梁诗伟代领!

  此外,民政局也表示:对于梁诗伟家其他生活上的困难,可以按照救济救助途径进行解决,“但不能再以借条为理由提出其他要求”。

  然而,在施工途中,工人又从屋顶的一处隐蔽处,发现了一个布满铁锈的首饰盒。

  梁诗伟将盒子打开后,发现了一个民国时期的羊皮钱包,里面包着一张褪了色的红纸借条,上面写着:

  “今借到大井头村鸿文三姐白米共38石70斤,大洋5000元,金条8支,每支一两。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政府偿还,付息二分。建议将鸿文三姐以革命家庭看待,其后人须保护及照顾。此据在偿还之日终结。新鹤人民抗日游击三中队李兆培。民国三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通过对比两张借条,我们不难发现:两张借条上面的字迹都是一样的,而且时间仅仅只隔了2个月之久。

  如果真的按照借条上所说的那样,“按每年一倍偿还”的话,那么两张借条上面所借金额,到如今该偿还“3万亿”之多!

  在拿到这张借条后,梁诗伟老人不禁犯了难,因为前面已经出现过一张借条了,而且政府也给了相应的奖励,不知道这张借条能不能兑现。

  梁诗伟老人思量再三后,决定再次向当地政府打报告,但并没有得到回复。之后,梁诗伟再次向市领导打报告,但还是没有得到答复。

  经过几个月的折腾,梁诗伟老人先后跑了很多地方,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而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前面处理第一张借条时,民政局给出的第三条,即“不能再以借条为理由提出其他要求。”

  要知道,如果按照第一张借条上的偿还方式的线万多亿元的天价巨款,别说是在11年前了,就算是现在,也不一定能偿还得起。

  当然了,梁诗伟老人也并没有想要这么多的赔偿,他只是想得到一种较为合适的补偿而已。

  但当地民政部门却没有给予偿还,其理由也相对比较“充分”,比如:梁诗伟是否具有“鸿文三姐”财产的继承权?这些财产的追溯是否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借条是以个人名义写的,不一定能代表游击队;还有,抗战时期的政府,应该是国民政府……

  我们知道,在抗日战争时期,全国各族人民为了抗战事业的胜利,奉献出了自己的财产,甚至是生命,没有全国人民的团结努力,抗战也不可能取得胜利。

  由于她的能力比较强,因此一直以来都帮着梁鸿文处理家族事务,渐渐地,其便在家族中树立了个人威信。

  1941年梁鸿文去世后,梁家便由鸿文三姐掌管,一跃成为了家族中地位最高的人。

  抗战时期,鸿文三姐知道抗战队伍中粮饷匮乏,因此总是冒着被日军残害的危险,三番五次帮助抗日武装。

  鉴于上级领导早已明确规定,借了老百姓的东西一定要如期归还,并且还要打借条。作为有着优良作风、光荣传统,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来说,更是如此!

  因为在立借据的时候,当前法律并未颁布,而民法一般也不具有追溯力,因此不能拿现在的法律来衡量借条是否能够兑现。

  因为他们二人同属于一个家庭,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就其家庭关系而言,两人仍属于“母子关系”,所以相互之间也存在着继承关系。

  此外,我们还要注意的一点是:鸿文三姐在去世时并没有留下遗嘱,而梁诗伟又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因此当然有权继承。

  这肯定没错,但我们也需要注意的是:两张借条的署名都是“新鹤人民抗日游击三中队李兆培”。这也就是说,两张借条都是以李兆培个人的名义写的。如果要国家来偿还的话,那么李兆培就得代表游击队!

  但事实证明,李兆培实质上就是游击队的代表,所以他在代表的范围内所产生出的法律效果,就应该被视为是游击队所承受。

  这一点,我们可以看一下借条的落款!落款上写的日期是:民国三十三年,即1944年。

  当时的中国,仍属于中华民国统治时期。因此,从这一点上来看,国民政府似乎就是偿还债务的主体了。但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熟悉这段历史的人都知道,当时还是“国共合作”时期,加上我党维持红军及共区的独立性与自主性,因此此抗日游击队,实际上归我党领导。

  总之,在笔者看来,当地政府应该给予梁诗伟老人一定的补偿,具体数额可双方协商,同时将此借条放入博物馆中收藏,向世人展示一下当年那一段军民鱼水情。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