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领馆动态 >

十八里店城中村突变公寓村:设施齐全 配专门物业

发布时间:2022-05-13   浏览次数:

  近日,十八里店成为新闻的主角。起因是城中村违建突出。到底实际情况如何,记者特地前往探访。

  十八里店环岛周围道路两侧,停靠着很多车辆,其中不少车辆装有建材。路旁一条红色宣传标语提醒着村民,严禁私建违建房。

  走进横街子村发现,几支施工队正在施工建房,有的房子刚刚被铲平等待打地基重新建设,街道上堆着泥沙、搅拌机这些简单的建筑材料工具,使得原本就不宽裕的小路更加狭窄。

  十八里店的违建情况怎么突然增多?哪些人居住于此?其中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条?

  十八里店乡张家店东街,一家肉铺前,一块渗满油渍的黄布盖住肉块,摊主光着膀子坐在一旁玩着手机,水果铺、小吃店与之相邻。

  张家店东街被两侧的小楼夹在中间,蜿蜒着向前延伸。村里几乎很难见到平房,多是二层或三层自建楼。村民老张说,近两三年村子里一下子开始出现了建房热。老张也不例外,拆了老宅,建起了二层小楼,里面有20间出租房。“别人都盖了,挣着钱了,你不盖?那不是傻吗?”

  村子里,写着“公寓出租”的广告牌被钉在路口或是公寓旁,上面写着联系电话。招租信息或挂在墙边,或喷在路旁。

  张家店向北的横街子村,施工队正在加紧施工,沙石堆在路边,道路变得更加狭窄。私拉的电线也使得这个地方看起来更加杂乱和危险,一条条电线缠绕在一起仅仅是裸露在楼房外面的墙壁上,建筑中搭建的外楼梯也使得道路更加狭窄闭塞。楼房之间的建筑距离普遍较小,有的地方彼此之间甚至不到一米的距离。

  “说到为什么这两三年开始建房,因为北面靠近地铁的几个村子拆了。只有等它们拆了,我们这才能有机会出租。”62岁的村民老刘摇身一变,成了房东。他也目睹着村子发生着巨大变化,道路被新盖的房屋侵占,村子里时刻都像集市一样热闹。

  十八里店南桥附近,一张通告上写明,吕家营村为了控制违法建设,控制建筑材料进村,将对违反规定的车辆实行罚款、扣车的处罚。然而,这样的通告并未阻拦违建楼房长高的速度。

  “村子里就像一个小社区一样,吃用住都挺方便的。”一名租住在横街子村的租户说,他每天早上都要穿过小路,乘坐公交车再去十里河地铁站倒地铁。

  横街子村出租的房屋,几乎都集中在一片区域,所有外租的房子建筑都大体相似。三层的楼房,墙体之外的铁皮楼梯是标配。

  走进去,却仿佛又穿越回学生时代走廊左右两侧分布着十几间房间,如同学生宿舍。“租房吗?我这里700块钱一个月,最短租半年,还可以优惠。”一名房东招呼着过往的年轻人。

  一间一楼的房间,不到20平方米的小屋,分割出了浴室卧室和厨房。房东所指南北通透的房子,最中午的时候不开灯都伸手不见五指,隔着防盗网伸手可以触到前边楼房的墙体。

  在一栋灰色楼房前,贴满了各种小广告,包括房东的联系方式,“我这栋房子已经租满了,那边还有一栋房子,可以带你过去。”

  在不到一米的楼间距中来回穿梭,七拐八绕走到了另一处出租房。“等旁边这栋房子建好以后,这里就可以放电动车、自行车了。”目之所及,两栋楼房间仅能容一人通过。“我们的房子是去年盖的,很新,一个月950块钱不能少。”

  横街子村委会路北侧,9栋四层的楼房外观统一。楼体外的楼梯上搭着租户晾晒的被子。狭长的走廊两侧,分布着几十间出租房,一栋楼的租户能够达到数百户。

  “这里有9栋楼,分别是由3个人承包的。”一名村民称,这些房子被称为“公寓房”,有专门的物业公司进行管理,相比于村民自建的违建房来说,规模更大,租金也要贵一些。“这些叫做公寓的房子几乎都在二房东手里,他们跟大房东一签约就是至少五年。”

  张家店东街旁,一栋四层灰色公寓,租金为每月1400元左右。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该栋公寓房也把持在二房东手中,“二房东几乎翻倍之后,再向外出租。”

  记者调查发现,十八里店乡多个村子出租房在七八百元至一千五六百元每间。在一些出租屋内,楼距很小导致屋内透不进光,即便外面是大晴天也需要开灯,屋内只有木板床和桌子最基本的家具。

  张家店一名村民的自建房规模不大,房子在一年多前盖好,有15间房可以出租,每户的租金为1000元。“一年也就租个十多万,不是天天都满员,有的时候房间有空的。”如果住满,每年他靠出租房屋能挣到18万元。

  村子里,正在施工的工长表示,自建楼房的造价每平方米的价格在900元至1000元。一栋300平方米的自建房,造价在30万元左右。像这名村民一样,在十八里店乡的几个村子里,二三百平方米的自建楼房较为普遍。“想收回成本,怎样也得需要小三年的时间。”

  一位租住在这里的租户说,租住于此的多是十里河附近建材、家居市场的打工者。“很多都是连老带小地住在这里。”

  “就靠出租房子,每年收入十几二十万,还不行啊?”张家店村一名村民表示,更多的收益让村民开始了建房热。虽然管控一直存在,但是违建也在此情况下越建越多。“这些房子每年租金稳定,拆迁的时候没准还能得到一些补偿,怎么看都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配有物业的公寓房中,每个房间的平均租金为1000元,每栋公寓楼住100户计算,每栋公寓楼房的租金每年将达到120万元。

  与横街子、张家店类似,一些分散在城市角落的村庄也在市场需求和利益驱使下复制着这样的城中村。

  据媒体报道:“目前十八里店乡正在集中开展4个重点村整治工作,拆除一批违法建设,预计到12月底前,计划完成约60万平方米的综合整治任务。”

  十八里店乡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重点拆除出租公寓、出租大院、仓储库房和废品回收站等低级次产业,整治各类秩序,消除安全隐患,实现区域环境有效改善。

  “外来人口一下子多起来,村子的环境和生活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疯狂长高的违建,也让一些村民忧心不已。“最担心的就是火,一旦出问题,连着片的房子一下子就会让火灾蔓延,狭窄的通道连进个消防车都困难。”

  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认为,在一些城市大火的案例中,因违建而引起的火灾占比很高。违建房在建设过程中并未得到及时的制止,从而导致了难以遏制的局面,使其成为城市管理的盲点与难点。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城中村的形成中,多集中在交通较为便利,房租较低,并伴有相关产业的地区。这些地方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年轻北漂的居住场所。但是,违建房屋公寓人员密集环境较差,安全隐患也更加突出。与过去的城中村相比,新的城中村向公寓村转型。不再是低矮的平房,而是几层高的楼房。拆除了一个城中村的违建,但是周围会很快兴起第二个类似的公寓村,接纳下收入不高,又有租房居住需求的群体。从建设伊始堵住违建,比已经形成规模后再去拆除更加有效。

  夜幕下,横街子的公寓房周围渐渐变得喧闹起来。白天寂静狭长的楼道,也变得人来人往。

  7月22日正式进入二伏,北京高温蓝色预警继续生效。入夜以虽然有一场降雨,但周二继续高温天。本周,防暑降温依旧是重点。

  7月15日(周一),“花开四季”主题列车将在北京黄土店站首发,将北京市郊铁路怀密线打造成为“第二条开往春天的列车”。

  7月8日(周一)起,北京将执行新一轮机动车尾号限行轮换。具体限行尾号为:星期一4和9,星期二5和0,星期三1和6,星期四2和7,星期五3和8。

  2019年高考6月8日正式结束,6月23日(周日),学生可以通过北京教育考试院查询高考成绩。6月25日至29日,考生进行本科志愿填报。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